总投资额近34万亿!一大波新基建投资清单出炉!


导读:目前,已有13个省市区发布了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清单,总投资额33.83万亿元。 从已披露具体投资计划的地区来看,基建投资是各地投资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部分地区基建计划投资额甚至占到了总投资额的一半以上。 问题的关键来了:万亿投资,钱从哪里来?
 
       随着疫情形势逐渐向好,全国新一轮项目投资开工热潮即将启动。
       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发现,截至3月1日,包括北京、河北、山西、上海、黑龙江、江苏、福建、山东、河南、云南、四川、重庆、宁夏等13个省市区发布了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清单。这份投资清单共包括10326个项目,其中8个省份公布了计划总投资额,共计33.83万亿元;另有8个省份公布了年度投资额,合计约2.79万亿元。
       此外,尚未公布项目投资计划地区,正在加快谋划储备一批重大工程项目。如安徽要求各地抓紧申报2020年省重点项目投资计划,贵州要求各地于2月14日前报送第一批储备项目。
 
 
       “今年投资力度肯定会加大。”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,其实从去年四季度基建投资就已开始发力,加之目前工作重心是抗疫情和稳增长并重,预计地方还将陆续出台稳投资项目,以应对疫情冲击和经济下行压力。


基建投资是主基调
       从已披露具体投资计划的地区来看,基建投资是各地投资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部分地区基建计划投资额甚至占到了总投资额的一半以上。
       以重庆为例,2020年将推进924个重大建设项目,总投资约2.7万亿元,年度计划完成投资约3400亿元。其中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最大,共包括交通、市政、水利、生态环保、能源、通信等项目367个,计划投资约1.45万亿元,占总投资额的比重为85%。
       云南则专门推出聚焦于基础设施领域的“双十”重大工程,总投资额约3.6万亿元。其中新开工项目占比过半,总投资约2万亿元。
        “相比消费拉动,基建投资作用机制更直接、政策见效更快。其次我国中西部地区、新农村等短板领域,基建投资还有较大增长空间。”刘学智认为,从1、2月份经济数据看,叠加疫情冲击,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,以基建稳投资进而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将会更加凸显。
        2月2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亦释放出这一信号。会议强调,要积极扩大有效需求,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,发挥好有效投资关键作用,加大新投资项目开工力度,加快在建项目建设进度。
        记者观察到,除在建项目与新开工项目外,很多地区都披露了规模相当可观的前期准备项目。比如山东公布了88个重大准备项目,河北安排了143个前期项目,占到总项目近三成的比重,表明地方为对冲经济潜在下行风险作了一定的项目储备。

三省份紧急扩容疫情相关项目
       与以往不同的是,在多地公布的重大项目投资清单中,与疫情相关的项目投资紧急扩容。
       比如,江苏省安排了10个民生项目,年度计划投资958亿元,特别是为应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,新增安排了南京市第二医院(省传染病医院)扩建等公共卫生项目;广东省将针对此次疫情暴露出的公共卫生、环保、农村基础设施等领域短板,抓紧谋划储备一批新的项目,补充纳入今年的重点项目计划统一管理。
       不止是经济大省,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的西部省份,也加大了公共卫生事业投入力度。
据悉,针对疫情应对中暴露出的短板和不足,甘肃省发改委在较短时间内集中研究谋划了医疗卫生、应急管理、物资储备、冷链物流等领域补短板项目将近100个。
       “疫情目前已基本控制住了,但扩大内需的任务还是很艰巨。”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表示,在基础设施四梁八柱已经搭建起来、峰值已过的情况下,不能为了花钱而花钱。各地政府更不能走大水漫灌盲目刺激的老路,而是要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,将资金投入到城乡统筹、生态环保、基本公共服务等短板领域,这才是符合新时代的投资方向

万亿投资钱从哪里来?
        项目投资清单已定,接下来就是与疫情赛跑,如何把损失“抢”回来?
        为确保疫情过后一批重点项目立即开工复工,各地可谓开足了马力。河北省要求各市领导包联536项省重点项目,务必要在6月底前全部实现项目开工建设。黑龙江实行“百大项目”即报即审即批,几天时间利用9条政策容缺审批了18个重点项目。
        不过,接受21记者采访的专家都提到同一个问题:万亿投资,钱从哪里来?
        从已披露的信息看,不少地方的项目投资额较往年有所上浮。与2019年相比,重庆2020年重大建设项目个数、总投资均提高30%以上,特别是新开工项目个数、总投资分别提高近70%和40%。江苏年度计划投资5410亿元,比上年增加80亿元。
        联讯证券宏观及固定收益高级分析师杨为敩告诉记者,地方政府获取项目资金的方式一般有两种,一是财政拨付;二是通过多种渠道筹措,目前大概占到45-50%的比重。其中后者主要包括一般债、专项债,平台债、平台贷,PPP等。
       “但现在财政收入和基金收入下降,地方政府财力本就吃紧,预计财政资金空间有限。”杨为敩说,接下来就看融资渠道的空间有多大。
        2月24日,财政部部长助理、党组成员欧文汉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财政部将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规模,按照“资金跟着项目走”的原则,指导地方做好项目储备和前期准备工作,尽快形成有效的投资。
        不过,地方债空间也有限。张燕生介绍,经过2008年底四万亿经济刺激,我国的宏观杠杆率从142%增加到2017年的256%。当时形成的部分地方债,到现在还在化解。
        “需求可能是无限的,但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是有限的,有效合理配置稀缺资源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。”张燕生强调,基建投资不仅仅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手段,更是一种关系民生福祉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重要手段,要量力而行、可持续,更要尊重市场规律和公共服务可持续发展的规律。
         据悉,为多渠道筹措资金,北京市明文规定,以民间投资为主的社会投资项目投资占比不低于70%。山西省则联合国开行山西分行建立了战疫情稳投资补短板专项,确保项目能贷应贷尽贷。